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贷百科 > 正文

大学毕业生陷网贷泥潭 流浪街头躲债一个多月

来源:网贷资讯聚集地 时间:2017-09-06 标签:一个 躲债 泥潭 流浪 街头 多月 大学 陷网 毕业生

  秦磊(化名)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过着东躲西藏、四处流浪的日子。

  21岁的秦磊,是今年6月刚从重庆某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,但他的另一个身份,是背负着近6万元债务的欠债者。这笔“还不起”的债,是他上大学期间,在数家校园借贷平台欠下的,本金、利息加上高额的逾期滞纳金,已经让他、乃至他所在的农村家庭,同时被甩离正常的生活轨道,陷入泥潭无法自拔。

  近年来,各种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在各大高校流行,虽然贷款额度不高,但是手续简单,办理方便。而毕业生秦磊的借贷还款经历,也许能让各界对诸多名目的校园网贷做出一些思考。

  他是如何

  一步步陷入

  校贷泥潭的?

  2013年年底

  第一次在“贷贷红”网贷平台上借款3000元。

  2015年10月份

  开始频繁在“分期乐”网贷平台上借钱。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。

  2016年1月初

  1月6日,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。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。

  2016年3月-5月初

  3月26日,秦磊在借贷宝上按周息30%借到2000元,用于还贷。截至5月初,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,共计3.6万元,已偿还2.4万元,剩余18笔本金加上逾期费用约1.8万元。

  就这样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他一步步陷入校贷泥潭……

  催款

  频繁接到催款电话

  父亲手机直接崩溃

  今年5月,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首次打到46岁的秦家祥(化名)手机上,对方告诉他,其子秦磊在该平台有几千元债务出现逾期,并产生滞纳金,对方催促他尽快还款。秦家祥一头雾水:“债务逾期?滞纳金?”他以为遇到了诈骗电话。

  其实,在接到催款电话前,儿子秦磊已给他打过电话,希望家人能先借钱帮忙还债,自己工作后赚钱还款。秦家祥很生气,认为儿子在骗他,直接拒绝了。但后来接到催款电话后,他这才确认,儿子确实瞒着家里贷了款。

  “有时候一天要接到几十个电话,都是催款的,我不晓得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钱。”秦家祥说,8月25日,一家来电显示为北京的座机号码打到秦家祥手机上,对方自称是催款公司人员,让他尽快帮儿子还款,并称会将秦磊欠款的事情告知其老家的村干部,让秦家臭名远扬。秦家祥听后顿时和对方在电话里吵起来。“你们(贷款平台)当初给他贷款的时候,为什么不联系我,现在他还不上了,来找我有什么用?”秦家祥愤怒地挂掉电话,但随后,手机又开始被各种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轰炸,导致其手机直接崩溃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曾联系到这家催款公司,对方承认是受秦磊曾借款的“期待乐”网贷平台所托,对秦家进行催款。之后,秦家祥打电话向“期待乐”公司投诉此事,之后便再未接到骚扰电话。

  秦家祥提供的证据显示,秦磊在“期待乐”平台上有一笔5556元的借款,但剩余1800余元本金一直未还,目前已产生6000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。秦磊后来解释说:“当初是因为借贷平台还款系统出现问题,导致自己一直无法按期还款,后来因逾期滞纳金的事情一直未处理好,该笔借款便一直没还清。”记者也曾致电“期待乐”官方电话,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与秦家祥协商处理此事,接下来会给秦家祥本人回复。但截至记者发稿时,秦家祥表示尚未接到任何回复。

  流浪

  晚上睡公园长凳

  曾5天没怎么吃饭

  秦磊并不知道父亲被诸多电话催款的遭遇。

  他现在已经重庆街头流浪躲债一个多月,连家人也不知道他的行踪。除非,他愿意主动联系。

  8月25日,记者曾在QQ上短暂联系到秦磊,他当时恰好借旁人手机上网,他谨慎地聊过几句后,便匆匆下线。秦父此前提供儿子QQ号码时便提醒记者,“陌生人他(儿子)不会加,怕是催账的。”

  记者再次收到秦磊的消息,已是26日下午6点。8月27日一早,按照事先在QQ上约好的时间地点,成都商报记者终于在重庆某地见到秦磊,21岁的他看上去有些憔悴。此前,他已在外流浪了二十多天,前一天下午刚在一朋友处借到几百元现金,“接下来先找份工作,尽快还债”。

  多日的流浪,其实就是躲债。秦磊就读的是重庆某专科学校,离校前,他1200元贱卖了笔记本电脑,然后还了同学500元欠款。但6月17日离校那天,秦磊走得并不光彩,有朋友告诉他,当天有债主(在当地人处借的1500元)在校门口等他,秦磊闻讯赶紧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到校园里接自己匆忙离开。之后,秦磊拖着行李在永川城里找了一家小旅馆,“住一晚上几十块,还是太花钱,只能住一晚旅馆,睡一晚大街”。一周后,秦磊用亲戚寄来的50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月租房。期间,因无钱吃饭,秦磊两百元卖掉了早已停机的手机。7月底,在拖欠一周房租也未能找到续期的房款后,秦磊只好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离开,开始流浪生活。

  这可能是秦磊一生中“最落魄”的日子。一天吃两顿饭,晚上躺在公园长凳上睡觉。“最长的一次是5天都没怎么吃饭,饿了就去公厕水龙头喝几口水,有时候步行到城郊农户家要点食物。”

  流浪期间,秦磊也想过找一份工作,但无通讯工具、吃住也无法得到解决,他只能找发传单等兼职,一天下来能挣几十块钱,但这样的“好事儿”不常有。8月上旬的一天,身上仅剩几块钱的秦磊,鼓起勇气再次给父亲打电话求助,但电话里“软磨硬泡”两个小时,父亲始终没答应寄钱。最后,秦磊因为无钱支付电话费,只能给电话老板出具一张50元欠条。

  秦家祥说,现在一听到儿子提钱的事情就心烦,“我不想他联系我”。那么,能惹得父亲如此大动肝火以及秦磊四处躲债,他到底贷了多少钱?又为何要贷这么多钱呢?

  借钱

  网络借贷手续简单,无需家长签字

  这一切“烦恼”的根源,始于秦磊2013年的首次网络借贷。

  秦磊来自巴中农村,家庭经济并不富裕。2013年,他考上了重庆一所专科学校与财经相关的专业。秦磊的大学生活费是每月800元,他告诉记者,身边很多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多元,而自己知道家里的情况,未曾多要。“我没想过跟他们攀比。”秦磊说。

  2013年年底,一次偶然,秦磊在兼职QQ群里知道了大学生网络借贷平台,他当时恰巧要和同学去成都玩,便第一次在一款名为“贷贷红”的网贷平台上成功借款3000元,成都之行并未花光3000元,他将余钱存进了银行卡里。“每月还几百块钱,利息也不高,当时在外面做兼职,还起来没有压力。”秦磊说,当时网络借贷并不麻烦,只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、手机号、身份证号、辅导员和家长的联系方式,不需要家人签字。

栏目分类

主页 — 联系QQ:693812519 — 邮箱:693812519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主页 版权所有

Top